“机车大佬”状告比亚迪交付“违规品”,比亚迪反击:与事实不符

又被质疑“在一起”,比亚迪这个“大哥”不好做。作者 | 赵普编辑丨高远山来源 | 野马财经就在比亚迪仰望U8上市当天,一

又被质疑“在一起”,比亚迪这个“大哥”不好做。

作者 | 赵普

编辑丨高远山

来源 | 野马财经

就在比亚迪仰望U8上市当天,一则“机车大佬”起诉比亚迪延迟交付的消息被公开,并在长城汽车之后,再度质疑谁敢和比亚迪“在一起”。

9月20日,微博用户“松散小雷”发消息称,松散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简称“松散科技”)已经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比亚迪,案由为“合同纠纷”。

来源:微博“松散小雷”

微博内容显示,松散造车20余年,投入全部资金2.35亿元委托比亚迪代工,但比亚迪却延迟交付长达25个月,而且最终交付的还是配件不合格、环保随车清单造假、未作RDE实验的“违规品”。

张小雷称,这些“违规品”让松散手握来自全球的数万台订单却无法前行,并指责比亚迪“完全没有契约精神,恃强凌弱,霸王条款,不顾合作伙伴死活”,这样的“带头大哥”谁敢和你“在一起”。

同时,张小雷还将上述信息上传到了个人抖音号,但比亚迪的反击随之而来,并成功将视频投诉下架。

比亚迪在投诉内容中表示,“经核实,视频中提及阐述的合作内容、合同约定、车辆试验与事实严重不符。视频作者罔顾事实,采用‘带节奏’的形式恶意引导舆论、干涉正常司法程序,且已经对比亚迪品牌造成了严重的负面伤害,侵犯了我司名誉权。”

比亚迪还在投诉材料中提供了环保清单,但张小雷称其委托代工的车型仍在工信部未整改名录中。

比亚迪提供的环保清单截图 来源:微博“松散小雷”

公开信息显示,“松散小雷”为松散顶级机车博物馆创始人张小雷的个人微博账号,张小雷曾联合杨坤、李亚鹏、宋威、耿辉等90年代北京的老哈雷车主成立了松散MC美式机车俱乐部,在机车改装届非常有名。

从合作代工到对簿公堂

“70后”张小雷是北京最早接触“机车文化”的一代人,微博认证信息显示,他成立的松散MC美式机车俱乐部是中国最早的高端定制车俱乐部(1994年),也是高端古典汽摩定制车制造商,很多明星都定制过专属自己的“松散机车”。

随后,松散机车又开始进入汽车领域,区别于传统车企和“蔚小理”这种新能源造车新势力,松散机车主攻古典汽车定制业务。

2009年松散汽车与美国AMTECH合作开发高端定制摩托车及古典汽车,2019年AMTECH正式入资松散,成立合资公司在华投产新古典汽车系列产品,并通过AMTECH在美国工厂进行古典汽车定制生产。

2021年广州车展上的松散汽车

而从张小雷公开的工信部注册信息来看,松散最迟在2020年就和比亚迪进行了委托代工的合作,生产地址位于陕西省西安市高新区草堂科技产业基地泰岭大道西1号。

而这次松散科技起诉比亚迪的公司之一:比亚迪汽车有限公司,其地址信息也和上述生产地址一致。

松散汽车的车型包括三款轿车和一款MPV,分别是SSDOLPHIN(松散海豚)、MONTEREY、SSGT和SS SUMMER。

来源:懂车帝

其中最早面市的是2020款的松散海豚,报价70万元起,吸引了很多业内媒体对其报道。

报道内容显示,松散海豚是基于1958年款雪佛兰CorvetteC1打造的车型,拥有敞篷版和硬顶双座版,并且分为进口版本和国产两个版本。

不过,松散海豚和比亚迪海豚并不是同一款车。

张小雷在2021年2月发文称,松散机车和比亚迪汽车是以比亚迪技术为依托并委托代工的合作关系,SS DOLPHINS注册孕育近两年了,并非比亚迪新近推出的高端品牌之中的海豚。

2021年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还曾前往松散机车展台观看其展示车型,张小雷在微博发文表示“松散机车接受BYD领导检阅”。

从比亚迪的小伙伴,到成为比亚迪的原告,松散机车与比亚迪三年多的合作有很多不愉快,能否获得赔偿还有待法院进一步审理。

张小雷称,相关证据已经提交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但由于张小雷尚未透露与比亚迪合作的具体信息,仅从目前公开信息看,还有很多细节待确认,其中至少有两个关键信息:

第一,合作代工一般是先付一部分预付款,所以张小雷所说的“投入全部资金2.35亿元”如果是预付款,那如何解释“全部资金”的说法?双方的合作金额究竟是多少?

第二,张小雷说因为比亚迪交付“违规品”,导致松散手握全球数万台订单无法前行,这个订单数量有待考证。

从张小雷公开的工信部注册信息来看,比亚迪代工的车型近似“松散海豚”,而松散海豚报价70万元起,比亚迪代工费用也应不菲。而按照2.35亿元代工1万辆车来算,代工费仅2.35万元/辆。

具体合作情况,还有待张小雷和比亚迪双方进一步披露。

谁和比亚迪“在一起”?

张小雷是在长城汽车之后,又一个质疑和比亚迪“在一起”的人。

自从王传福在比亚迪8月份的发布会上喊出“在一起才是中国汽车”,这个口号就成为业内热议的话题。

有人认为王传福格局大,是中国汽车行业的代表,得到一汽红旗、东风岚图、长安深蓝、奇瑞汽车、广汽Hyper昊铂、广汽埃安、理想汽车、小鹏汽车等多家新能源车企的响应。

至少,在喊口号上,愿意和比亚迪“在一起”的同行还是很多的。

但也有人认为,比亚迪是“道德绑架”,长城汽车CTO(首席技术官)王远力在个人微博上发布观点称,“我们不要道德绑架的在一起……商业还是要用商业的逻辑来解决,如果只是口头上强调在一起,那一定是嘴上蜜糖,内心砒霜,那还不如先打一架再在一起吧。”

来源:微博

此前,长城汽车曾举报秦PLUSDM-i、宋PLUSDM-i采用常压油箱,涉嫌整车蒸发污染物排放不达标,并于4月11日向生态环境部、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工信部递交举报材料。

王远力还在8月份发微博称,6月25日,生态环境部已就上述举报展开联合调查。

虽然有同行质疑,但像松散科技这样和比亚迪走到对簿公堂的案例其实并不多。

今年以来,比亚迪股份有限公司(002594.SZ)涉诉关系中,处于被告身份的有7宗案件,案由基本为服务合同纠纷、买卖合同纠纷等,其原告包括上海雨鸿文化传播有限公司、阳狮网帆(上海)信息传输有限公司、江苏中航蓝科车辆科技有限公司。

其中阳狮网帆的诉讼请求并未得到上海静安区人民法院,且已移交上海比亚迪电动车有限公司所在的上海松江区人民法院审理。

大步向前的比亚迪并没有因为上述质疑或诉讼停下脚步。

最新产销数据显示,比亚迪8月销售274386辆,乘用车销售274086辆,同比增长57.5%。其中王朝/海洋销售262571辆,同比增长50.9%,腾势汽车销售11515辆,乘用车出口25023辆。

今年1月~8月,比亚迪累计销量1792184辆,同比大增82.16%;累计生产汽车1832887辆,同比大增84.89%。

来源:比亚迪公告

此前,王传福曾在投资者沟通会上表示,比亚迪2023年的目标是年底前成为中国第一大汽车制造商,年销量目标300万辆起步,争取翻倍增长到360万辆。其中280万辆为国内市场,80万辆为海外市场。

截至8月份,比亚迪已经完成年度300万辆销量目标的60%。

不可否认的是,和比亚迪“在一起”的还是大多数,而且不限于汽车行业。实际上,比亚迪提供代工的汽车企业并不多,反而是手机代工业务占比更大。

据2023年半年度财报,比亚迪有超过510亿元的营收来自手机部件、组装及其他产品,在总营收中占比高达19.64%,而安卓客户、海外客户是比亚迪主要客户之一。此外,比亚迪还在智能家居、游戏硬件、无人机等领域拓展。

随着比亚迪产销规模的额进一步增长,未来和比亚迪“在一起”的还会越来越多,包括车主、供应商、合作伙伴等等,这对比亚迪来说既是动力也有压力,要做好“带头大哥”仍是任重道远。

TAG:耿辉,杨坤,汽车,信息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